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

聚焦企业未来布局,多维探讨新时代下的全球并购

(来源:网站编辑 2018-09-14 06:23)
文章正文

  【安越咨询·交大高金】——聚焦企业未来布局,多维探讨新时代下的全球并购

  以“新时代的全球并购及产业链价值再造”为主题的SAIF·高金金课堂近日隆重开讲,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高金/SAIF)会计学教授陈欣,矽亚投资CEO张兰丁,浙江吉利控股集团副总裁李轶梵,泽海集团创始人兼董事长王建郡以及雪松控股集团投行部总经理、雪松控股集团上海股权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吉等并购专家学者先后开讲,力图从理论到实践多维角度探寻公司金融助力企业未来布局。

  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党委书记朱启贵教授首先致欢迎辞。他说,中国社会主义建设进入了新时代,究竟应该以什么新的技术储备、新的管理理念、新的战略思考来迎接新时代的挑战,金融应该在其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这些需要大家共同探索和回答。他表示,这次邀请到的都是对中国并购领域非常了解的权威,希望听到大家精彩的分享。

 

  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会计学教授陈欣作了主题为《金融去杠杆下的财务分析》的专题分享,他先从财务分析的角度,阐述在金融去杠杆的情况下企业所受的多种影响,以及展望未来将会呈何种趋势。

  结合系列研究数据,陈欣表示,从23号文发布以后,也就是从今年的4月份开始到6月份,是金融去杠杆面临最严峻的时期。再加上国家对债权的保护不足,2018年以来出现了大量企业的违约,从中也可看出中国大量的企业经营方式是加杠杆的。

 

  陈欣认为,金融去杠杆对A股的影响主要体现在三个层面:

  一个是上市公司自身的债务风险,因为上市公司自身也是短借长投,如果资金链跟不上,对上市公司股票的估值会带来很大的影响。

  第二个是大股东质押的风险。大股东在上市公司体外还借了非常多的钱,可能质押了上市公司的股票,如果还不上钱控制权会产生问题,而万一所质押的股票需要卖出来,对于市场也会造成冲击。

  第三个是对上市公司自身业务的影响。由于原有的业务模式可能是在整个金融市场资金比较松的情况下,采用加杠杆模式进行的。采用金融加杠杆以后原有模式无法维系了,这些都会给上市公司的商业模式、盈利能力带来影响。

  总体上来看,对于整个金融及地产行业这些属于高杠杆的行业,会带来比较直接的冲击。

  陈欣最后总结称,当前所面临的金融去杠杆实际上是金融危机的体现形式,对于原有的资产估值体系是一种打破,要充分地去理解去杠杆对资产风险和原有商业模式的影响,才能够充分理解企业未来盈利能力的变化。在这种情况下,财务分析在去杠杆的背景下应该变得更强。

 

  矽亚投资CEO张兰丁则详细介绍了《全球产业扩张与并购》,他说,矽亚研究了全球一百多年来各个国家企业发展的情况,发现中型企业消失殆尽。为什么?因为中型企业有大型企业的架构,却没有小型企业的灵活度,不容易转型。他指出:企业的发展目标并不是打败竞争对手,而是持续生存。

  他结合中国企业海外并购图指出,中国的民营企业无论是并购数量还是在并购金额上都超过了国有企业,但是随着2016年12月份外汇管制开始,并购金额锐减了40%多。并购的主要行业是与高科技、工业、消费相关的,欧洲、美国是中国企业海外并购最大的标的国。

  但是并购失败的案例也在增加,他分析中国企业海外并购的失败原因主要有三个:一是无法实现增量价值,因为没有明确的战略动机;第二是没有保留,收购以后人员被别的公司挖走;第三是整合失败。

  他预测中国并购剥离潮已经开始,2011—2020年发生在中国的并购总共超过10万起,涉及8万亿美元,按照80%的失败率,未来会涉及到8万起的剥离,金额6.4万亿美元。

  张兰丁强调,并购是否是一味毒药,需要所有人拭目以待,在“离婚率”超过“结婚率”的时代,做并购时特别需要小心。

 

  在圆桌讨论环节,陈欣、张兰丁与浙江吉利控股集团副总裁李轶梵,SAIF并购重组俱乐部会长、泽海集团创始人、董事长王建郡以及SAIF并购重组俱乐部理事、雪松控股集团投行部总经理、雪松控股集团上海股权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吉展开了深入分享与探讨。

 

  李轶梵道:“并购70%到80%是失败的,这个本身是一个大概率的事件,失败的原因很多。坦率来说,事先在战略上考虑不够充分,在交易架构设计上存在瑕疵,在投后整合上准备不足,执行力存在问题,这可能就是一个大的失败。成功也是因为你在战略上考虑充分,双方的磨合、整合做得很好。”

  他说,中国企业走出去跨境并购是一个不可逆的趋势。因为经历了几十年的改革开放,企业在现阶段也有了积累,“我们自己的产业链要升级。新中国形成完整的工业体系可能也就这七十年,所以我们跟世界上老牌的国家比差距很大,不管是品牌、技术、市场。可能通过并购是一个快速获取的手段,所以有这个动力在里面。”

  “有时候走出去也是不得已,在这儿碰到天花板或者面临竞争,外面却有一片新的蓝海,何乐而不为?并购这是不可逆的势头,只会越来越多不会越来越少,我们也会更多地看到失败的案例,这也是正常的。”李轶梵表示。

 

  王建郡称,产业并购是当下乃至未来的主流,积极的产业并购整合将会为我国的产业升级改造发挥正面作用,有利于改善和提高我国在全球产业链的地位。

  “同时,我们感觉还是要抱团取暖,要更加贴近国家产业政策,并应与国有资本协作开展相关并购。在近期很多有关上市公司的并购项目中,大家的主要合作方往往也是国有资本,由此可见国有资本近期在股权并购方面的兴趣越来越强烈,大家可以抓住机会,充分利用和发挥各自的产业背景、优势、积极与国有资本展开相关合作。”

 

  陈吉表示,“并购并不是买和卖这样简单的事,并购是一个大的范畴,有股权的范畴,也有人力的范畴,还有知识,从结构上我们无法一把做到股权的收购,或者是做到很好资产技术的收购,但是我们可以在项目的合作上,结构性调整上获得机会。”

  他认为,未来的需求和交易的机会、风险都是结构性的,会受各方面很多综合因素的影响,但是在对中国比较友好的欧洲,包括一些东南亚国家还是有很大的机会,非洲也有一些资源性企业合作的机会。关键是要关于把握整个经济发展的脉络和企业扩张的脉络,寻求好的合作和婚姻的机会。

 

  作为本次活动的主持人,安越咨询创始人兼总经理马爽对于“新时代下全球并购及产业链价值再造”这一话题总结道“砥砺奋进,凝心聚力,任重道远”。

  本次活动由上海安越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和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共同主办,SAIF校友会并购重组俱乐部联合主办。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为本网站转自其它媒体,相关信息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文章评论
标签
热门文章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